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高德参战顺风车,全线腹背受敌的滴滴还有救吗?

高德参战顺风车,全线腹背受敌的滴滴还有救吗?

说到网约车行业,最近可谓是日子红火,消息不断,先是嘀嗒上线出租车交易,借助可以看到目的地的优势抢夺滴滴的出租车用户,之后美团打车登陆上海,三天就达到了日均交易量30万笔的目标,一举抢占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大家本以为游戏已经差不多了的时候,高德出现了,3月27日,高德地图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成都、武汉两地率先上线,同时开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车主招募,之后逐步向全国更多城市拓展。一时间网约车江湖战火四次,让人不禁想问腹背受敌的滴滴还有的救吗?滴滴的希望到底在哪里?

一、出行的第三站也沦陷了

出租车被称之为出行的第一站,无论是滴滴还是当年的快的在发展之初都是以出租车起家的,2017年滴滴宣布出租车不再显示目的地,引发了出租车司机的一系列不满,针对这样的情况,嘀嗒适时推出了出租车业务,凭借足够的补贴和显示目的地的优势,强势进军出租车领域,从而将很多公务用车用户纳入了自己的麾下。

之后快车被称之为第二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网约车,美团打车在经历了一年的南京试运营之后,正式在3月21日登陆上海,以势不可挡的威力拿下了上海的用户,很多乘客和司机都在网上留言希望美团尽快开启其他城市,从而让网约车从垄断时代回归竞争时代,真正让老百姓和司机获得实惠。

紧接着,作为出行第三站的顺风车也出现了强者,这次是地图领域霸主高德地图,高德表示,该公益顺风车平台没有任何商业化目的,承诺对用户永不抽佣,也不会打补贴战,而是基于其长期积累的自驾出行用户及出行调度能力,在不增加城市道路压力的情况下,以科技手段提升运力,及社会出行效率,缓解城市交通拥堵。据高德交通大数据显示,某平台在北京上线顺风车业务一周后后,包括海淀、石景山等多个城区的交通拥堵情况,不仅没有减缓反而有所增加。而这些平台在占据市场之后,为了获取营收,又不断提高抽取用户佣金的比例,一般约为车费的10%。高德宣布:高德公益顺风车的初衷是“真公益,真顺风”。

在网约车产业中,顺风车可谓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其发展模式深谙共享经济的内涵,将社会闲置的资源(在顺风车中就是汽车的座位)向共同需要的使用者提供,不仅减少了城市的拥堵,更降低了出行的成本,从而实现了共享经济目的。所以,顺风车无疑是共享经济真正的宠儿,发展顺风车的高德更是用了免费的大旗抄了滴滴的后路。作为中国互联网地图应用的霸主,高德地图拥有7亿用户,同时还聚集了国内最大数量的车主用户,平均每天为用户提供高达3.4亿次的出行路线规划,这些用户沉淀让高德拥有着无可争议的优势,一旦高德全面上线顺风车,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这种基于互联网端的降维打击让滴滴顺风车遭到巨大的竞争。

二、腹背受敌的滴滴还有救吗?

对于中国网约车产业来说,滴滴是无可争议的霸主,自从2012年滴滴上线以来,凭借着强大的资金优势,不仅击败了网约车产业的鼻祖2010年出现的易到,更吞并了网约车的强势竞争对手快的,让网约车之父的Uber中国部分也被自己蛇吞象,2016年8月,滴滴收购优步中国之后,市场占有率达到93.1%,之后滴滴就进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曾经一度被誉为:BAT之后的中国互联网第四极,由于拥有着几乎垄断的市场地位,滴滴可以在价格、在服务方面有着市场支配的话语权,即使给了乘客高价,给了司机高佣金,乘客与司机也都没有太多的办法。垄断所出现的各种垄断高价、垄断差服务逐渐成为滴滴被饱受诟病的原因。

但是,在中国互联网领域,一个企业即使取得了暂时的垄断性地位也不能高兴地太早,这是因为中国的互联网无论是哪个产业都没有真正的垄断壁垒来保护产业,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们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跨界和降维攻击,这个在刘慈欣小说《三体》中的词汇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应用于互联网的竞争之中。于是,滴滴的好日子还没过多久,敌人都开始从他意想不到的地方蹦出来了。滴滴、美团、高德等这些互联网独角兽们,之前都专注于单一细分市场,滴滴是出行市场,美团是团购市场,高德是地图市场,每个市场似乎都和对方没什么关系。

随着企业的规模不断增加,企业的业务范围呈现出快速扩张的趋势,在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成为了“生活服务平台”,高德不断扩张之后成为了“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滴滴和快的、Uber合并之后成为“出行解决方案提供商”,这些战略定位的改变让企业由单个行业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平台,这些平台或者方案服务商的定位,让企业从原先的垂直领域竞争变成了全线竞争。

由于消费者的国民总时间越来越稀缺,用户呈现出APP越装越少的趋势,这也迫使各家企业都逐渐形成大平台,力求一个平台满足用户的多种需求,甚至满足用户的绝大多数需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也让互联网企业拥有了跨界的优势,既然我们的目的不再是一个行业,那么我完全可以利用自身的多平台、全平台优势,以某个行业为依托获得用户粘性或者用户时间,通过其他行业来赚钱,这个玩法在支付宝的业务中已经被证明是完全可行的,支付宝就是利用支付来形成用户粘性,用理财、互联网信贷等领域实现盈利。

用这个逻辑来看,那么高德和美团的优势则是非常明显了,因为他们进入网约车领域并不一定是完全针对滴滴去的,而是借助网约车这个市场实现增加自己用户粘性,增加品牌竞争力,提升产业价值的目的,所以在产业之内竞争,在产业之外赚钱,这个才有可能是产业发展的未来逻辑。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滴滴无疑也就危险了,因为网约车是滴滴的主营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但是如果对手甚至都不准备用这个来赚钱,比如说高德的零抽佣政策,那么滴滴生存的根源是什么呢?

当然滴滴也不会坐以待毙,一方面,其已经开始从价格领域和现在的行业竞争者进行全面竞争,另一方面,你抄我后路,我也釜底抽薪,滴滴的外卖也已经在无锡等地上线,所以这场混战有可能变成一场全互联网大战,到底谁能笑到最后还需要我们进一步观察,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这就是滴滴躺着挣钱的时代已经终结,他必须要面对来自多个领域的直接竞争,只要有竞争那么对于司机和乘客来说都会得到真正的利益。

作者:上游财经专家顾问,财经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

首发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