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珠三角月薪两万招不到工人,用工荒的背后锅应该要90后背吗?

珠三角月薪两万招不到工人,用工荒的背后锅应该要90后背吗?

最近一篇《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刷遍朋友圈,这篇名为《活久见!月薪2万!广州老板当街大排长龙任人选!90后却不愿干》的报道引发了关于中国企业用工荒的一个大讨论,中国企业到底怎么了?这一代90后年轻人又怎么了?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这个话题。

一、来自于珠三角的用工荒

其实,珠三角的用工荒由来已久,早在2006年前后作为中国东南沿海制造业基地的珠三角就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用工荒现象,招不到工人成为了大多数企业都要面临的难题。而今年,这个难题好像尤其严重。

根据新闻报道显示,元宵过后,广州海珠区的城中村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招工高潮。在鹭江南约大街路两边站满招工者,人龙延绵约一公里长,相比之下,应征者显得错落稀少。招工队伍中,很多是工厂主亲自披挂上阵,他们普遍表示,去年日薪三四百能招到的工人,今年四五百都未必招得到。鹭江村制衣厂老板娘姚女士透露,一名熟练的四线工一个月工资能轻松破万。

但一位制衣厂老板的90后儿子表示,目前工人多是中年人,“年轻人不愿意干这个,以后工人也可能越来越少,现在路上10个招工的,只有一两个是工人。”

南都的报道或许仅是制衣行业的现状,但每年过完年,都会有报道,说什么企业招工难。尤其是沿海制造业基地,最近这十来年,没一年不吵不闹的:老子招不到人!

看到这样的新闻估计大家都会觉得奇怪,为啥这么高的收入,就是招不到人呢?有不少文章都说,现在的90后对于学习专业、钻研技术根本不感兴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晃悠,就是不去工作,这些怀揣希望,但是却毫无希望。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

二、为什么代际冲突会成为用工荒的根源?

其实现在很多文章都对90后有一种误读,无论是中国的90后,还是美国的千禧一代其实都只是一种被人为附加的标签,这些标签在某种程度上会让大家对于这些年轻人产生群体性的认知谬误。其实,中国用工荒的问题来源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发展历程中的农民人代际差异。

在改革开放之初,大量的企业被招商引资引进到中国,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也逐渐形成了“三来一补”的代工产业模式,在这些代工企业中最近上市过会的富士康就是最为典型的代表。在四十年前,这些企业技术水平不高,对于工人的熟练程度要求也不高,只要有便宜的成本就能够立刻工作。这个时候,中国的企业形成了一个习惯,既然人工便宜那么我就使用便宜的劳动力而不是去选择对技术进行升级,这是因为相比于技术升级的成本,直接使用劳动力替代是多么方便的事情。这个时候,又恰逢中国的第一代农民工,当时的农民工处于一个低端技术水平上,再加上当时成为一个工人的收入远超过在家种地的收入,所以农民工逐渐成为社会劳动力的主流。

随着时代的发展,农民进入了2.0时代,农民工已经彻底的离开了农村,进入了城市,甚至很多农民工都已经逐渐丧失了农业生产技能,成为纯粹的产业工人,这个时候农民工或者我们用另外一个词汇外来务工人员已经成为了工业的纯粹附庸者,这个时代工人的生产积极性会更强,原因则是因为没有农业技能,工人的身份不可能再变成了农民,失去了退路的外来务工人员逐渐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进入21世纪之后,从年龄层次上来说,90后逐渐成为新生代工人群体的主流,90后相比于其前辈来说,第一代农民工拥有的是农业技能,第二代工人只剩下工业技能,90后为代表的第三代工人却多出来了知识技能,由于有了知识技能其工作的选择余地更大,那么务工,特别是进入低端制造业工厂对于新生代工人来说就不再是最好的选择,这用经济学的说法就是出现了摩擦性失业,或者摩擦性就业不匹配现象。

三、中国制造的问题仅仅是用工荒吗?

代际冲突所导致的用工荒或者摩擦性失业仅仅是问题的一面,问题的另一面则是中国企业本身的问题,珠三角等东南沿海地区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经济发展的确也是最快的地方,但是其承接世界产业转移同样也是最低端的那些产业,这些产业的特点是工业附加值较低,劳动密集程度高,资本与技术密集程度不足,长期处于微笑曲线的低端,从而导致了企业其实难以实现真正的产业转型。

这些年来,虽然产业转型升级有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在东南沿海地区,低端产业依然大量存在,这些低端产业由于劳动量大,虽然表面工资高,但是实际上因为其技术附加值有限,其采用的计件工资模式其实实际大多数人都不可能达到其所开具的工资水平,所以所谓的过万薪酬只是一种说法而已,实际问题则是企业的技术水平较低,真正的市场竞争力实在有限,其工资当然也就难以吸引务工者了。

与此同时,除去工业增加值和本身技术实力之外,还有个很显著的问题则是劳工的缺失,一方面,真正的高技术工种特别是高级蓝领其实处于一个长期短缺的状态,由于各家企业并没能形成一个切实有效的劳工培养机制,总是喜欢坐享其成,别的企业培养好了自己来挖,最终的结果就是高技术工种的严重稀缺,很多企业缺的不是工人,而是真正有技术有能力的工人,缺乏培养机制和培养体系这才是真正的问题。另一方面,苦工的缺失,一些很辛苦的工作由于还是需要人工去做,这就导致苦工也成为了一种真正稀缺的工种。

用工荒仅仅是一个问题最表面的东西,核心关键是中国产业结构的不合理和劳工培养机制的缺失,如果这两个核心问题没能解决的话,用工荒不仅是过去十年的用工荒,而会是一个长期的用工荒。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财经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

首发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