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得出来吗?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得出来吗?

说到中国制造业的知名代表,基本上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为苹果代工而闻名天下的富士康,富士康作为中国最大的制造业企业之一,在中国大陆就有着百万名员工,仅2016年其进出口总额占中国大陆进出口总额的3.6%,说他是中国制造的代表之一并不为过。要想起两年前,曾经有过著名的制造业企业逃出中国,在东南亚设厂的新闻,根据当时的新闻报道,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三星等世界知名企业则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当时说的原因就是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不断高企,土地成本的日渐高昂,选择去东南亚这些欠发达国家设厂,可以得到更低的成本,赚到更多的利润,于是这些逐利的企业们都纷纷选择将中国的部分工厂搬到国外,笑着赚更多的利润。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的出来吗?

然而时间刚刚过去两年不到,这些觉得逃出中国占到便宜的企业们恐怕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东南亚也开始涨工资。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劳动力成本和企业转型的关系。

一、工资成本日益高涨的东南亚

遥想改革开放之初,一穷二白的中国想要吸引外资于是不顾一切的开始以中国的人口红利为助力发展中国的低端制造业,在加上世界产业转移的大趋势,中国成功从八十年代开始承接了世界的产业转移,在东南沿海建立起了一系列的制造业企业,其中不乏富士康、耐克、歌乐等知名企业,于是在中国低廉劳动力成本的带动下,中国的制造业呈现出一片蓬勃发展的势头,中国制造也让中国成为了知名的世界工厂。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的出来吗?

然而这一切却从21世纪第一个十年开始发生了转变,当时中国广东地区第一次出现了用工荒,原来随处可见便宜到家的农民工竟然招不到了,企业纷纷在火车站、汽车站设立招工牌照,用尽一切办法招工,然而还是有很多企业招不到足够的员工,这个时候人们才意识到中国的劳动力红利正在消退,再依靠人口红利来吃这种低端制造业饭已经变得难以为继,于是在撑了10年之后,2015年大批的企业就像当年从欧美、日本转移到中国一样,开始了逃离中国的步伐,纷纷在东南亚等经济更不发达,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开设工厂,想着能够借助东南亚的人口红利再吃个一二十年的经济高额利润。

然而,好景不长, 据《财富》杂志报道,今年,东南亚地区那些拿着最低工资的工人们成功地获得了更高的基本工资,致使工厂和制造商要么加大对该地区投资,要么寻求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马来西亚、泰国和缅甸工人为明年能获得50%的工资涨幅而奔走。马来西亚政府尚未公布2018年的最低工资标准。不过,泰国政府正在考虑将2018年的最低工资上调3%。本月,缅甸政府官员宣布,根据所处地区的不同,每日最低工资将上调至4000缅甸元-4800缅甸元之间,较比之前的3600缅甸元(约合2.63美元)上涨10%-30%。为了获得服装工人选民在明年大选中的支持,柬埔寨总理洪森宣布明年制鞋及成衣厂工人最低工资由153美元/月增至165美元/月,加上洪森要求额外增加的5美元,明年最低工资确定为170美元/月,加薪幅度达11%。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的出来吗?

虽然这样的工资涨幅的确离中国工人的工资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但是上涨工资必然会增加企业的制造成本,这些当年逃出中国的企业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了,除了东亚、东南亚这些国家之外,几乎很难再找到像亚洲国家这样人口众多,极度遵守劳动纪律,而且还勤奋刻苦的工人了。(印度工人、非洲工人在勤奋方面差距东亚、东南亚国家依然十分巨大。)

二、笑不出来的富士康们显示出什么样的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资本的逐利性让推动了全球企业的四处转移,原先工业革命之初,工业企业都是从英国、德国、法国这样的老牌资本主义大国兴起,之后由于这些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于是制造业开始向美国转移,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的劳动力成本也开始纷纷上涨,于是资本就带动着企业向日本、韩国、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转移,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这些地方的劳动力成本又上涨了,于是资本就来到了中国。之后就有了我们上面的说的资本转移东南亚的故事。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的出来吗?

其实,从这个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出来,资本的全球转移有着非常明显的逐利性特征,所以中国借助资本的全球化转移成功的实现了自身工业的体系的建设和崛起,中国是少数几个具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之一,这就是当前中国在先进装备制造业、IT产业、生物制药等高端领域时有突破的原因,现在东南亚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在某种意义将会给中国企业以一定的启示,我们可以把这个归结为几个方面:

一是依靠劳动力低成本的生产是不可持续的。即使是你把企业搬到了东南亚这样的低成本地区,然而几年不到你就必须要忍受劳动力成本快速上涨的压力,之前由于劳动力的成本低廉,大批量的中国企业都选择用低价劳动力替代先进技术,然而只有核心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现在的中国企业必须认识到,只有把技术做好了,只有将自己企业的自动化水平提升上去才是真正的基础,因为从全世界的范围来看,随着人类经济越发达,劳动力的成本一定是呈现快速上涨的态势的。但是,从计算机等先进技术来看,使用自动化技术、机器人技术的成本一定会是越来越低廉的,所以中国企业要放弃固有的劳动力低成本思维,从而真正的实现自己的技术提升。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的出来吗?

二是中国企业要及时调整自己的定位。原先,中国企业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制造业工厂,然而随着中国劳动力优势的进一步丧失,制造业工厂的这顶帽子必然会转移给其他的国家,虽然现在库克等国际大企业的领导人都说自己依然把企业选择中国,是因为中国还是有着大量的优质产业工人和低价格的工程师。这个优势从长期来看其实依然会是出现人口红利消退的可能,因为之前中国使用农民工借助的是第一人口红利,而现在使用的技术工种和工程师消耗的是中国大量的大学毕业生,即所谓的第二人口红利,这个红利也是会快速消退的,所以中国企业应该把自己定义为全世界供应链、产业链的中心,而不是世界的工厂,低端制造业我们可以让别人去做,我们真正去做高附加值的产业。

东南亚工资集体涨价,逃离中国的富士康们还笑的出来吗?

三是中国企业需要正视机器人的革命了。之前当阿尔法狗击败世界主要围棋高手的时候,我们就在说中国企业要注意了,而如今大名鼎鼎的阿尔法元用几天的时间就秒杀了之前的阿尔法狗,所以我们必须要认识到,机器人工业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我们必须要正视机器人的发展了,所以我们必须要面对有一天机器人将会来抢夺我们普通人的工作,而企业必须要知道及早部署机器人的发展,将会对企业产生大额的技术红利,这才是企业赚钱的根本之道。

东南亚涨工资了,富士康笑不出来了,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中国企业也正好该趁机觉醒了。

作者:江瀚,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兼任《理财》杂志、《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