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

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

今年上半年,腾讯和苹果的互怼大战相信大家都还印象深刻,苹果30%的苹果税让腾讯直接关闭了基于苹果手机的打赏功能,惹得多少微信新媒体的作者黯然神伤,因为光是这一取消政策让依赖于打赏为生的作者们每个月损失了大量的收入,然而最近腾讯的反击大战终于掀起了,拉开这个反击战帷幕的就是腾讯大数据。最近,腾讯大数据发布了手机使用者调查,根据腾讯大数据的分析,在华为Mate9、苹果iPhone7、三星Galaxy S7这三部手机的使用人群中,Mate9的使用族群以男性、高学历、中青年、高阶主管为主,iPhone7的使用族群以女性、中学历、青少年、职场新人为主体,而三星手机则没有明确的突出族群。其中最扎心的是经济能力分析,腾讯发现购买iPhone7的人群普遍无房无车学历较低,显示出“穷的只剩下iPhone”的社会现象。

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

这个报告一出,立马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舆论上分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派,一派认为腾讯纯粹就在无理取闹,胡乱抹黑苹果,另一派则认为这份大数据分析报告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瀚哥,从事情的根源出发,既然我们知道苹果和微信之前的爱恨情仇,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那么这份大数据分析报告就只能说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不过其中表现的问题则值得我们认真考虑了。

一、手机:社会身份代表的演变历程

中国作为一个非常重视面子的国度,纵观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发展史,我们一直都有一种用物品来彰显我们身份的冲动。早在原始社会的末期,就已经出现用玉石来装饰显示身份的现象,在汉代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就曾经出土过举世闻名的金缕玉衣,所以用物品来彰显身份地位似乎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一种常态,因此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像黄金、白银、珠宝、玉石等贵重装饰品都是我们相当热爱的选择,而这种装饰在曹雪芹先生的名著《红楼梦》中更是显示地淋漓尽致。

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

然而,随着我们进入了现代社会,如果还是用古代的各种珠宝首饰作为装饰品的话,很多时候场合并不合适,于是就衍生出各种非珠宝类的身份标识,比如说早期的手表,改革开放之后的女士使用的包包等等,当然随着数字科技产品的普及,用科技产品来进行装饰也成为了时代的潮流,手机就是在这样的潮流之中脱颖而出的。最早的时候,即时通讯的工具还不是手机,则是BP机,但是BP机流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手机由于兼具实用和装饰功能成为了大家重要的选择。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如果能够手拿一个砖块重的大哥大无疑就是那个年代有钱人最明显的象征。后来,手机越做越小,谁能够拿着一台小手机,尤其是像摩托罗拉、诺基亚这样的经典品牌手机,则真正代表了一定的身份地位,以至于曾经流传着一句话叫“有钱没文化,就用诺基亚”的说法。然而,功能机的时代很快就过去了,智能机开始普及,2007年乔帮主推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iPhone手机,其独树一帜的外观和设计让iPhone一经推出就成为了时代的代表,甚至改写了全世界手机的历史,之前各类奇形怪状的手机都因此退出市场,基本上现在我们使用的所有智能机都可以看作是iPhone的翻版,因为大屏幕触屏设计,手动滑动解锁,智能系统操作都可以说是苹果的划时代巨作。所以iPhone的甫一出现,立马成为了社会身份的象征,的确在2007年能够花费七八千元买一台iPhone手机来使用的人,在那个时代必须要有一定的经济能力,所以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能够拿出一台苹果手机已经成为倍有面子的象征,再加上苹果手机本身所具备的高颜值、优秀拍照效果的两大特征,让iPhone成为了男生追女生的礼物首选,同样iPhone也日益成为大家面子的象征,于是乎甚至一度出现过割肾买iPhone的奇葩现象。

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

然而,随着大家收入水平的提高,当年价格奇高的苹果已经进入了寻常百姓家,iPhone手机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街机,所以苹果手机身份地位象征的功能正在不断减弱,而且正是由于苹果手机这个功能的快速减弱,所以越来越多的高端商务人士开始为了避免街机的尴尬,开始转用安卓高端手机,并且由于安卓远多于苹果的手机种类选择,从而让安卓手机反而成为了高端商务人士的代言,就是这个原因,所以用手机来判断使用人群的身份与经济状况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腾讯这个时候发布的数据报告,只能说在某种意义上有一些参考价值,其实已经意义不大,甚至在经济学上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个统计的伪命题,因为两者的关联度已经正在消退。

二、穷的只剩下iPhone的深层内涵

虽然我们说手机和社会身份这个之间的关联度已经减弱,但是为什么在网上大家对于苹果手机所代表的屌丝身份如此看重呢?这个问题其实也是非常有趣的问题,瀚哥认为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其实是一直处于一种不自信的状态,所以这种心理的空虚亟待需要一种物品来化解,于是手机就成为了我们这个时代自然而然的一种代表,因为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生活过程中最常用的一种产品,这也就导致了我们对于手机的过度依赖,在某种程度上手机已经成为现代人的数字身体器官。

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形成了专门对于手机的手机拜物教,根据著名革命导师马克思的理论,我们已经将手机由一件普通的商品演变成为一种崇拜的对象,由于大多数人在一段时间内都相信拥有某一款手机的人是代表着某一种身份,所以没有这种身份的人或者渴望有这种身份的人,就会不顾一切的去购买这种手机,通过这种手机来寻求心理学上的某种安慰,这样的事情在鲁迅的著名小说《祝福》里面,祥林嫂对于铁门槛的执念就是这样的一种过程。而这个在心理学上则可以被称之为标签效应,人们都会认为自己一旦被贴上了某种标签,就会成为标签所标定的人。

对于果粉而言,无论你是真果粉还是伪果粉,这张标签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被认为是“高端人士、有钱人”的象征,并且由于大多数人的认知其实存在着相当程度的滞后,所以很多人就越乐意用一台手机给自己贴上“高端人士”的标签,从而达成某种心理的安慰。

为什么用苹果的多屌丝,真是穷的只剩下iPhone了吗?

当我们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大家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大数据会显示使用iPhone的人反而比较穷的原因了,因为真正有钱的人是不需要这种拜物教或者标签的,这一点在微博的手机标签里面就能发现,大多数的明星或者企业大佬用的反而不是苹果,就是这个原因。

瀚哥认为,手机就是手机,没必要将其神话,更没必要成为某种偶像,大家只要将他还原成为一种很普通的生活工具就好了。

作者:江瀚,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兼任《理财》杂志、《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