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马化腾对战朱啸虎,共享经济的下半场何去何从?

马化腾对战朱啸虎,共享经济的下半场何去何从?

最近两天共享经济领域可谓是风起云涌,各路神仙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引发了共享单车的一轮又一轮狂潮,瀚哥作为最早研究共享经济的研究者之一也看的云里雾里,不过这种争论越是纠结,也代表共享经济的风口越是强劲,正如瀚哥判断的共享经济已经进入了下半场,既然如此我们今天不妨就来讨论一下共享经济的下半场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神仙打架共享经济

最近几天共享经济的新闻充斥了大街小巷,在各个媒体的头条都开始被共享经济所占据,其中热度最高的当之无愧是共享单车。今天,我们先梳理一下最近两天被刷爆屏的共享单车吧!首先,有请小马哥登场,说到共享单车就不得不提小马哥的鹅厂,作为中国BAT巨头中的鹅厂,马化腾一直都是坚定不移地站在摩拜单车这一边。6月19日,领投OFO的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在朋友圈晒出一篇文章,文中显示根据著名咨询公司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OFO的活跃数和用户增速远远超过摩拜单车,稳居行业第一。而朱啸虎本人更是评价,这个数据和街头的感受基本一致,力挺他支持的OFO小黄车。这个时候,小马哥完全坐不住了,基本上从来没有给自己领投的企业站过台的小马哥竟然怒了,小马一改平时闷声发大财的风格,立即回复:在微信支付看看摩拜的数据就能看到摩拜高出OFO一倍以上,并且把摩拜和OFO比喻成为智能机与“小灵通”。

朱啸虎作为有名的业界吹鼓手,为其领头的饿了么、滴滴站台攻击友商的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但是小马哥今天正式反击则是小马哥多年以来第一次为自己领投的企业站台。很快,就有网友表示,得罪小马哥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仅仅几个小时之后,OFO小程序就因为涉嫌违规,被停止服务了。瀚哥觉得,两位大佬神仙打架,也是正常情况,至于咨询公司的数据真的有没有那么靠谱其实真的要打个问号,就用共享单车为例,艾瑞咨询说OFO的增速远超摩拜,但是另一家著名的咨询公司易观智库的数据却显示,摩拜单车的月活用户增长翻倍大幅领先。众所周知,所谓咨询公司的数据也都是估计数据,因为两家公司都没上市,其数据也都不需要经过审计,这样的数据仅供参考而已。

其次,我们刚刚说了,正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小马哥怒怼朱啸虎,但是悟空单车死了,根据中国日报的报道,在共享经济风口翱翔的共享单车出现了第一家殉道者,6月19日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据公开资料显示,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30日成立,注册资金10万元。之后的12月,雷厚义用20天时间完成了app的开发,2017年1月5日,在重庆投放了第一批三百辆单车,称为了“试探市场”。2017年2月,又在重庆投放了一千辆单车,之后再也没有新一轮的投放。而在重庆试水的悟空单车,直接感受到了重庆这座山城的寒意,成为了第一家退出市场的共享单车企业。

第三,在朱啸虎力挺OFO单车的第二天,这家众所周知的小黄车企业却宣布了一个大新闻,OFO小黄车将押金数额从原来的99元提升至199元,仅限新用户,老用户的押金依然是99元,但一旦退押金之后,下次使用OFO小黄车需交押金199元。这种押金提额的做法,无疑让人产生了小黄车在主动将用户向支付宝芝麻信用的免押金服务上引流,真正实现所谓的智能信用体系建设。

三件大事接连不断的发生,真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共享经济市场真是精彩纷呈。

二、共享经济的下半场究竟怎么玩?

瀚哥一直以来都在研究共享经济的实践模式,所谓共享经济其实是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大家的闲置资源不断增多,但科技却可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从而通过颠覆平台为基础,交换闲置资源,从而实现闲置资源的有效配置,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能称之为共享经济的平台并不太多,滴滴的顺风车,爱彼迎的房屋租赁可能勉强算是共享经济,而共享单车在中国基本上都是企业自己投放的,根本没办法说是闲置资源,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由于中国大量的自行车厂,比如说飞鸽、凤凰、永久等等的确是产能过剩,长期闲置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共享单车也能勉强和共享经济沾个边。

然而,随着共享经济的快速发展,资源往头部集中,实现头部经济的情况越来越明显,举例来说,在共享租车领域,滴滴已经吞并快的,收购优步,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霸主,易到已经在苦苦挣扎,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两说的事情。在共享单车领域,摩拜和OFO基本上已经成为中国共享单车的两大霸主,本来强势入局的永安行在无桩共享单车领域已经开始打退堂鼓,而悟空单车的倒下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最后一个,被摩拜和OFO抢剩下的长尾市场将会变得更加凶险,未来小众共享单车企业将会日益艰难,可以说共享经济的下半场已经到来了。

瀚哥觉得,在如此艰难的市场中如何活下来将会是市场的关键,而如何存活主要有以下三个重要的条件:

第一,盈利模式究竟在哪里?瀚哥之前写共享经济类的文章都在反复强调,如何能够构建起一个大的盈利模式将会是共享经济企业的第一个命门。很显然,在网约车行业滴滴已经开始构建盈利模式,它的方式是根据自身的优势,吞并行业竞争者在某种意义上实现行业的垄断,借助垄断地位涨价,从而真正实现盈利,不论我们怎么痛斥这种涨价方式,滴滴显然可以通过市场支配地位实现盈利。对于共享单车领域来说,盈利模式其实还不明确,无论是OFO还是摩拜现在都还是处于烧钱的阶段,当然由于其巨大的市场地位,实际上的双寡头垄断格局,让他们可以通过烧钱融资的方式支撑其发展下去,但是如何盈利依然是大难题。瀚哥曾经构想过通过数据或者消费者行为来实现盈利的模式,但是这种模式的实现还需要一定的准备,现阶段还难以大规模铺开,如何盈利将会成为谁能在共享经济下半场活下来的根本要素。

第二,共享经济如何能够更低成本。所谓共享经济的成功,是在自然状态下的分享行为并获得收益,但是关键点在于分享者的分享过程是要付出额外成本的。比如说,滴滴的顺风车相对而言难度很大,就因为开顺风车虽然能够得到一些收益,但是要去绕路接人,要去送人,这种时间成本在大城市其实是非常高昂的,尤其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城市的拥堵路段很多,让分享者承受的压力过大,真正完全顺路的情况又比较少见,所以顺风车相对而言发展较为艰难也是这个原因。另一方面,如果是另外一种共享,就是在产能层面的闲置,就是所谓的共享单车模式,如何能够更低成本呢?在低成本领域相对而言,OFO做的更好,因为在单车的生产层面它完全复用的是飞鸽、永久、凤凰这些老牌自行车生产厂商的体系,用的是简单的机械锁(现在有所升级),从而导致了它的成本更低,这种不断控制成本的方式,将会是共享单车能否活下来的重要关键。

第三,共享经济如何能够带来更好的服务。共享经济的核心依然是给这个社会提供产品或者服务,仅以网约车行业为例,如果没有GPS的普及,网约车极度不熟悉的道路方式就不可能拥有抗衡出租车的能力,但是由于GPS的出现,网约车拥有了和出租车相类似的服务,从而才有了市场竞争力。同样,在共享单车领域,服务也变得非常重要,在服务或者说用户体验方面,OFO就难以和摩拜抗衡,原因就在于OFO的成本低了,并且其使用的是传统的自行车生产线,这也就导致了自行车极易损坏,如果一旦维修难以跟上的话,这种被损坏的自行车自然会导致较差的用户体验。瀚哥在自身的使用过程中发现,OFO想要找到一辆不坏好骑的车难度极高,但是摩拜的话,基本上损坏率就极低,在这方面摩拜又赢了一筹。

从这三个条件来看,说盈利模式,小黄车和小红车都还没完全找到,说成本和用户体验两者又是各胜半场,至于谁能活下来,只能看谁能够在对方的优势领域真正胜天半子了。不过,共享经济的核心还是盈利,如果谁能真正实现盈利恐怕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吧。

经历了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房屋、共享充电宝的洗礼之后,共享经济的发展道路也基本被敲定:首先,找到资源闲置领域和用户痛点。其次,根据用户痛点开始进行风控投放,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第三,在这些竞争中决出优胜者,由优胜者逐渐清场。第四,实现垄断收益或者寡头垄断的市场支配地位,最终盈利。这大概就是中国共享经济下半场的必由之路吧,至于具体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今日头条签约作家,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兼任《理财》杂志、《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