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又是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刚刚上了两天班的朋友们,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不太适应呢?在春节返程的高峰中,在大家的后备箱、行李箱里面又塞了多少春节的乡愁呢?瀚哥在网上看到了大家的各种照片,有20斤大米的、有6个鸡腿的、更有家中的香肠的,无论多么轻的礼物都是饱含着乡愁,珍藏着父母的思念。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与此同时,更有不少朋友晒出了春节的账单,根据商务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从除夕到正月初六,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8400亿元,比去年春节同比增长了11.4%,不知道这么多的销售额中有多少是由您贡献的呢?

早在春节前,瀚哥就和大家一起分享了让人郁闷的年终奖,在全面年终奖降薪的大背景下,大家的春节花销是不是更惨烈呢?瀚哥周围的不少朋友都感觉,在享受春节亲朋好友欢聚的同时,也是对于荷包的“遭劫“,甚至有不少朋友表示:辛辛苦苦赚钱过大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是“月光族“的终极进化版“年光族“,在逼婚、七大姑八大姨聚餐之后,年光正在成为春节第三大恐惧症。

今天,我们就来一起讨论一下年光的根源吧!

一、日益缩水的年终奖

只要谈到与收入相关话题的时候,很多朋友都已经习惯了当前实体经济不那么景气的大环境,毕竟连曾经最赚钱的银行业也都成了降薪的重灾区,连“地主“家都没有余粮了,更遑论其他行业呢?我们分析年光的原因,最基础的经济原因必须是首要考虑的问题,为什么“年光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最主要原因还是大家收入的减少,面对着收入降薪、年终奖锐减或者泡汤,今年过年的确真不易。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瀚哥身边的不少朋友都表示,平时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生活日子就过得紧巴巴的,每个月发放工资,把房租、水电交了,把信用卡账单还了,基本上就不剩下什么余钱了,不少时候还要靠信用卡最低还款额,甚至消费贷来周转。原先的计划都是指望着依靠年终奖或年终绩效来过年,所以也都没指望靠平时来存钱,更何况其实也存不下什么钱来,但直到年底看到那缩水甚多的年终奖的时候才知道为时已晚。虽然很多企业的经营都不是很景气,但是面对着日益增加的生活成本,日益高涨的生活压力,很多人都是处于钱越来越薄,活着越来越不易的状态中,当月光已经从一种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被月光“的无奈的时候,悲惨的年终奖无疑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甚至有人需要借钱过年了。

二、逐渐昂贵的“归乡成本“

说到前面这点,相信肯定有不少朋友想问,既然收入没那么多了?为什么不“有钱多花,没钱少花“量力而行,量入为出呢?但是,只要是有归乡经历的朋友相信都有感触,事情绝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即使是几十年前的戏剧《白毛女》中都还有那句“扯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可见连杨白劳这样穷的叮当山响的人也不可能在春节的花费上节省多少,更何况我们现在的普通人呢?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凡是在一二线城市打拼的人们,往往都在自己家乡的亲朋面前背负着一个“成功人士“的光环,无论你在你打拼的城市混的如何?回家都是一场兼顾脸面和形象的所谓“成功秀“,记得几千年前西楚霸王项羽都经常说“成功若不还乡,等于是锦衣夜行“,在很多人看来,春节回家不仅仅是看看亲朋好友那么简单,更是与曾经的“别人家孩子“进行的一场超级大比拼。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不少朋友都和瀚哥反映过,只要回家亲朋好友都知道你是从大城市回来的,父母也经常在朋友面前说你工作的多么成功,年薪多少万云云,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回家一趟,又是过年不去走个亲戚,送个年货,给晚辈包点红包,你还有“良心“吗?人情压力的重担可能才是不少人“年光恐惧症“的主要来源。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中国的城乡之间,尤其是东中西部之间存在着较大的经济发展差距,这些差距不仅仅表现在经济发展水平上,更表现人们的观念上,曾几何时在大城市工作就是工资比家乡高很多的标志,然而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不断提升,大城市的收入水平和普通城市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但是生活成本却是相当巨大,其实很多大城市生活的人甚至比家乡的生活质量更差,甚至连绝对收入都有不如。但是,大多数人还是秉持着以前的旧观念,这就导致了回乡过年越来越不易,亲情成本对于不少人来说着实不低。

三、某种“啃小族“现象的出现

曾几何时,瀚哥还是对所谓“啃小族“不明就里,因为在父母体谅自己生活压力,经常帮衬自己的环境下,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可能真心体会不到什么叫做啃小。更何况就在不久之前,很多人都还在批判着“啃老族“的生活方式,然而很多朋友却在提醒我“啃小族“已经出现,并且成为了一股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中华民族向来是百善孝为先,孝顺的很大一个方面,年轻靠父母,父母年老靠子女的“哺育与反哺“已经成为我们大多数人心中的一个必然。孝顺是一件不容置疑的事情,但是在某些家庭,尤其是城乡差距较大的家庭中,却存在着“啃小“的现象。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在某些家庭中,父母觉得自己含辛茹苦,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长大,那么等孩子工作成家之后,也该到自己享点清福的时候了,于是某些父母就开始在一些方面对子女提出了要求,甚至某些要求已经超出了子女的承受能力。瀚哥某些朋友每次过年回家,父母都会开出一些清单都是一些并不便宜的东西,但是好不容易回家过年,总不能扫了父母的兴,基本上是只要能买的起的都会咬牙买了去。其实中国的大多数父母都是体谅子女不求回报的,而所谓“啃小“和尽孝之间有着一个度的把握,更多的时候则是子女与父母之间在经济上的信息不对称,不少父母还是用自己当地的生活水平,或者当年的生活观念来看待子女的生活,却不知道子女在城市打拼的辛劳,有的时候多和父母沟通,反而是避免所谓“啃小“现象出现的有效办法。

四、面对“年光“到底该怎么办?

瀚哥在前面就说了,“年光族“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月光族“的进化形式,那怎么做才能摆脱“年光族“的帽子呢?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一是平时量入为出,简化生活。日本曾经有一种理念叫做“断舍离“,按照断舍离的理念,很多时候大家都买回来的是平时不用的东西,从节流的角度来说,平时很难有积蓄的人,不妨学学“断舍离“,买东西的时候三思而行,付款之前先放个十分钟,确定是非买不可再去付款,从而让自己能够做到节约,节俭,从而省出一部分收入作为日常的储蓄。

二是努力开源,增加第二收入来源。其实节流往往只是作用很小的一方面,开源才是关键。对于大多数在一二线城市打拼的人来说,仅靠死工资的收入可能很难实现收入水平的升级与提升,更多的时候需要想办法,想想如何开源,通过将自己的兴趣爱好或者其他技能进行变现,增加自己的第二收入来源,在工资收入之外开辟第二战场,这恐怕才是收入增加的有效形式。

“年光族”来袭,我们是怎么变得一夜暴穷的?

三是学会理财和投资。正所谓“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理财是很多人必须要补的第二堂课,中国人的教育往往是重义轻利,这种教育方式在日常的人际交往中并不为过,但是却也同时导致了中国人财商教育的缺失,很多人除了存银行、买余额宝之外不会其他的投资方式了,除非是通过房地产强制储蓄,否则基本上就是投资小白,不如从定投学起,学习理财和投资,让自己实现被动收入的增值。

四是年货可以从平时开始准备。其实既然每年都有过年这样的需求,那么除了少数有保质期或者时间限制的年货需要年前再准备以外,很多的年货都可以有计划的分摊到平时的每个月甚至是双十一,或者商场打折的时候准备,从而降低年前一次性支出的成本。

此外,温馨提示一下,对于剩男剩女单身汪而言,好好努力脱单,带个男/女朋友回家过年恐怕会比什么年货都有用吧!

作者:今日头条签约作家,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金融研究员、经济观察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理财》杂志、《中国经营报》、《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简书签约作者,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