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雾霾锁城的经济原因分析

雾霾锁城的经济原因分析

 

近来,石家庄市政府宣布:“9月中旬以来我市连续出现多个重污染天气,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排位持续倒退,完成全年PM2.5浓度下降10%的考核任务极其艰难。为扭转这种被动局面,市政府研究决定,利用从现在到年底仅有的45天时间,全市开展一次大气污染防治利剑斩污行动。”因此关停了石家庄水泥、铸造、制药等多个行业企业。

 

 

说到雾霾,笔者深有体会。几年前,笔者在研究生阶段有幸在北京生活了几年,对于北京在夏季湛蓝的天空,在秋季秋高气爽的美景印象深刻,然而每年只要一到供暖季节,一件让人恐怖的事情就要来临了,这就是雾霾锁城,原本只有平均三五十的PM2.5指数一到冬天直接狂飙到三五百,这个数字不仅让人恐怖,而是这辣嗓子的味道让大多数人都不太受得了。从一个市民的角度来说,对于政府的任何控霾举措,笔者都会举双手赞成。

雾霾产生的重要可能原因

我们看过了太多的人说雾霾产生的原因,有空气动力学的说华北平原空气下沉,有交通学的说法说汽车污染太厉害,也有说是重工业排污太狠,不过笔者一直有个疑问,是不是电厂、钢铁、水泥、化工等重工业领域专门在冬天排污,还是说数以千万计的汽车、柴油车都在这些天集中上路,或者是华北平原的地形只有冬天对气候有影响。但是,直到笔者的一个朋友给笔者看了国家统计局的一个数据,朋友是这么告诉笔者的,问题在于多出了N多倍的排污量。而这个数据就是北京及其周边的供暖面积数据,根据这个朋友给我的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河北省的人口总数是7384万人,北京市的人口总数是2152万人,但是河北的集中供暖面积仅与北京相当,那么大家肯定会问了,剩下的人到底依靠什么取暖呢?在黄河以北这么低的温度里,要说像上海一样,取暖基本靠抖是根本不现实的,那么怎么取暖呢?根据笔者研究环保产业的朋友的数据,河北大多数未能进行集中供暖的人主要采用的小煤炉为主要的取暖方式,按照平均3-4人为一个家庭计算,河北省约有一千万以上的小煤炉在实现取暖的功能。

根据今年8月20日,国家能源行业协会的数据:京津冀每年燃烧散煤量3600万吨,不到煤炭用量的10%,但对煤炭污染物排放量的贡献总量却达50%。而这些主要的民用散煤就是由这一千多万个小煤炉所消耗掉的,在冬天的日均消耗数字高峰时可以到到30万吨以上,每天三十万吨的散煤,单位散煤造成的颗粒物污染(主要是PM2.5)这个污染数字会超过电厂燃煤的十倍,工业用煤的三倍,柴油车的5倍,汽油车的20倍以上。

 

 

通过比较分析我们发现,在美国、日本、欧洲的各大城市,其汽车密度和火力发电的密度都不比中国的大城市差,但是空气的污染水平却低得多,那么能不能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散煤问题会不会是PM2.5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呢?这个答案没有统计数据,只能依靠大家自己的判断了。

使用小煤炉更多因为穷

那么能不能解决小煤炉的问题呢?如果有朋友说,我们就把小煤炉都取缔掉,用上集中供暖不就行了吗?这个答案可以说叫“何不食肉糜乎”的同类答案,集中供暖的成本到底有多少,不知道朋友们考虑过吗?我们先说一个数据,河北省如果使用小煤炉进行取暖的话,一个月约消耗200-300斤左右的煤炭,需要支付的取暖费是300元左右。

 

 

我们说几个假设的可能方案:

方案一:将小煤炉换成电暖气。按照全河北省一千万小煤炉的数字计算,每户用电取暖,举例来说:采暖面积:100㎡,房体保暖:铝塑窗加墙体保温板,室内温度需求:20度左右,电锅炉功率大小:10KW,每日耗电量约为60—70°电之间,按照河北省居民用电价格0.52元每度电计算,一个月一户居民用电取暖的支出是1014元。这个和前面的价格对比,大家一比就知道了。

方案二:采用环保取暖炉,使用清洁煤。一蒸吨的脱硫脱硝一体化装置设备和建设成本,大约在6-10万元。这意味着一个40吨的燃煤供暖锅炉,单是环保成本至少要240万元,这还不算比散煤价格更高的清洁煤的价格。

 

 

方案三:集中供暖。相信只要生活在城市中的朋友相信都会算这个账,不计算补贴,我们以天然气的价格进行折算,北京市的天然气价格为2.28元每立方米,如果按照90平米的房子计算,一个供暖季下来,需要折算2300立方米的天然气,因此,需要支付取暖费用:5244元。

根据,前面的计算,如果按照冬天取暖5个月计算,户均需要支出的全暖费至少需要5000元人民币以上,户均取暖支出需要1250元左右。但是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在华北地区的农村人口人均月消费能力只在600-1000元左右,这些钱需要衣食住行,取暖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在这样的消费能力下根本不可能指望广大的农村居民每个月支付1250元用于取暖,这种支出金额远不是普通居民可以支付的起的。

而是用小煤炉,月均支出100元左右用于取暖,差不多正好是600-1000元左右收入人群可以承受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用烧小煤炉的办法,正好不会挨冻。但是,这种消费能力,根本不可能指望集中供暖,或者用电等方式供暖了。

 

 

因此,用小煤炉的原因只有一个,这就是穷,如果想要解决雾霾问题,第一个需要解决的就是小煤炉问题,而根据经济学的原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有让用煤取暖的人真正的富有起来才是解决的小煤炉问题的关键。试想,谁不愿意住上更加温暖的楼房,谁不愿意用安全的电暖气来取暖,但是前提条件是你需要有钱,只有解决了对于农村居民的增收问题,才是解决小煤炉问题的第一要务。

作者微信公众号:jianghanview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