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在中国音频赛道之上,有一家公司可谓是名声很大,虽然他不是最大的长音频公司,却是最早的音频上市公司,这就是荔枝。作为抢跑上市的音频平台,荔枝的模式始终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前不久荔枝的一季报公布,营收五亿却亏了七千万,大家不禁想问作为网红的音频上市公司,荔枝的博客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一、营收五亿却亏损七千万的荔枝

2020年1月份,荔枝以每股11美元的发行价率先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在线音频行业“第一股”。而根据金融界的消息,近日,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荔枝2021年第一季度移动端月活达到5970万,月均付费用户数达47.5万人,环比增长12%,同时季度实现收入4.95亿元,同比增长34%,环比增长18%。在继续保持国内在线音频行业领先地位的同时,荔枝通过海外业务的迅速增长和车载场景下多终端的扩展为公司的长期发展创造了更多想象空间。

荔枝公司实现季度收入4.95亿元,同比增长34%,增长势头乐观,且再次超过市场及分析师预期。此前花旗和Needham分析师均在研报中调高了对荔枝2021年全年的收入预期,并维持买入评级。荔枝旗下全球化音频社交平台TIYA继续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3月份MAU超过200万,相比2020年第四季度平均月活增长90%,TIYA在美国社交应用排行榜也继续保持前列。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国内业务方面,截至2021年3月底,荔枝累计音频内容数达2.73亿,第一季度月均总互动次数达33亿次,年轻化且高活跃的UGC音频社区继续保持稳健成长。荔枝2021年第一季度移动端月活数达到5970万,继续保持增长态势,且再创新高。

在荔枝各种亮眼数据的同时,荔枝的亏损也同样无法让人回避,根据证券日报的消息,荔枝的营收数据虽一路增长,但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荔枝的营收分别为4.5亿元、8亿元、11.8亿元、15亿元;净亏损则分别为1.5亿元、934.2万元、1.3亿元、8218万元。而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4.95亿元,同比增长34%,净亏损7000万元,同比扩大45%。财报显示,荔枝2021年第一季度成本为3.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97亿元增长24%。

其实,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年初借助clubhouse的东风,荔枝的一路暴涨,不过后面的股价还是回落了,面对着一季度七千万的亏损,让人不禁想问,荔枝的播客生意能否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呢?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二、荔枝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面对着荔枝的市场发展,很多人都在疑惑,这样的荔枝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生意吗?我们到底该怎么看荔枝的发展呢?

首先,荔枝的确是整个音频赛道中的异类。说起荔枝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中国在线音频行业的第一股,属于整个音频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再往下问呢?相信很多人就会有些语不详焉,相比于大家熟悉的QQ音乐、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这些市场头部平台来说,虽然荔枝也是头部却感觉一直没有太多的存在感。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说,荔枝的商业模式倾向于由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属于非常明确的UGC模式,但是相比于QQ音乐、喜马拉雅所常见的知识付费的会员体系不同的是,荔枝的模式则是相当的另类,他的主要收入来源几乎就是一个,这就是音频直播,在荔枝的收入来源中,有99%的收入来源来自于音频娱乐收入,也就是大家常说的秀场打赏,这样的收入来源让人想起了另外一个平台陌陌,也是同样的一个收入模式,这可能就是荔枝与其他音频平台最大的差异性所在。也正是这种差异性,让荔枝走出了一条与传统音频赛道完全不同的资本市场道路,大涨大跌的根源也往往因为于此。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其次,荔枝拥有着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通过荔枝较为另类的模式出发,其实荔枝形成了一个相对较为完整的资本市场故事,这就是符合美国投资者价值观的故事,如果你去街头随便拉一个正戴着耳机听东西的人去问他在听什么,如果在中国大部分人会告诉你听歌或者听课,但是如果在美国则会告诉你正在听播客,这其实就是两个不同文化体系所形成的差异性。不过荔枝其本身的商业模式似乎就是非常符合华尔街价值观的故事,荔枝的产品主要是音频直播,这和美国的播客有着异曲同工的感觉,与此同时,荔枝逐渐在音频直播的基础上,开启了一系列的操作,今年1月,荔枝推出垂直类播客平台——荔枝播客。在播客的基础上,紧密和车载终端联系在了一起,与汽车智能科技公司亿咖通、天际汽车、威马汽车等多家企业合作,成为了中国首家车载播客直播平台。更在播客的另一边,在clubhouse流行的基础上,荔枝推出了全球化音频社交平台TIYA,借助强社交属性和强网络属性的优势,TIYA无疑成为了最符合当前声音社交风口的产品。也就是说,荔枝用音频平台来打基础,用播客、车载终端、声音社交构建起了一个美国人最熟悉的商业模式,也正是如此,荔枝才会以一个在中国并不占据主流地位的音频平台的身份,却频繁受到华尔街的关注和热捧,这就是荔枝故事的魅力所在。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第三,荔枝的风险其实同样巨大。对于荔枝来说,虽然故事很不错,很符合美国的市场价值观,但是荔枝的风险却也同样无法忽视:

一是重打赏而轻知识付费。在中国音频赛道上,大多数平台其实都已经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知识付费模式,但是我们前面也说了,荔枝的问题是其主要的收入都是秀场打赏,而他的用户付费比例仅有6.4%,远低于国内的竞争对手,更是低于美国同行Spotify的45%的比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给市场一个足够赚钱的商业模式,这成为了荔枝最大的难题。

二是新业务都是烧钱却不赚钱的业务。我们前面说了荔枝非常符合美国资本市场认知的业务体系,播客、车载终端、声音社交都是符合认知的模式,但是同样却也是很烧钱的模式,荔枝亏损的扩大和这些业务的高投入其实也有着非常巨大的关系。

三是激烈市场竞争的红海还在不断加剧。原先中国市场中QQ音乐等短音频和长音频可谓是泾渭分明,但是随着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的上市,实际上两者的边界已经日益模糊,巨头不断进入,行业先行者也不断加码,最终的结果是竞争日益激烈,已经成为了一个红海。

一季度亏损七千万,荔枝的音频生意能给华尔街一个满意的故事吗?

 

面对着激烈的市场竞争,留给荔枝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再符合美国价值观的故事和长期不赚钱的现实之间总是在不断地拉扯,在资本市场耐心不断消磨殆尽之前,荔枝能否走出自己的模式,这可能才是最大的问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