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北上仍稳居榜首、汉蓉成后起之秀,住得好成城市人才核心吸引力

北上仍稳居榜首、汉蓉成后起之秀,住得好成城市人才核心吸引力

千万毕业生将流向哪里?他们又为什么会如此选择?

——自4月毕业季开始,“首批超千万毕业生去哪里”就成为了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日前,自如研究院发布了一组《2020-2022年毕业季租房行为观察》(下称《观察》),数据显示,被称为“将会整顿租房市场”的首届00后们,在城市选择和城市安居方面也颇有自己的想法。

在城市选择上,北京、上海依旧强势,仍是毕业生的首要选择;以成都、武汉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的吸引力正在提升,隐隐有“上位之势”;在居住方式上,合租依旧是毕业生群体的首选;毕业生们也更倾向于选择通地铁的城郊新房,而不是中心老房。

而毕业生选择的背后,一是各大城市吸引人才的方向不同,二则是城市建设与长租发展为毕业生安居打好了地基。

各大城市加码“抢人”步伐统一,北上依具稳定吸引力,新一线吸引力提升

2020年以来,各大城市的“抢人大战”逐渐浮上水面,并在今年夏天达到新的高峰。

6月29日,一则话题#今年上海应届硕士毕业生直接落户#登上微博热榜,并在两天内阅读达1.9亿。当然,这并不是一线及新一线城市们因放宽落户政策而引发关注:

20年12月,广州发布《关于放宽“双一流”高校大学本科学历人才入户社保年限的通知》;

21年7月,北京发布《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

21年9月,武汉发布《关于调整完善落户政策相关条件的实施意见》;

22年1月,成都发布《成都市户籍迁入登记管理办法》……

上述文件发布之初,无一不被称为是“最大力度放宽”。然而若仔细看来,不同城市却显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引进思路:

一者,如高校资源冠绝全国的首都北京,瞄准的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硕士、博士等超高学历人才;二者,如成都、武汉等高校群体规模更占优的新一线城市,则全力招揽本地高校群体,用发展潜力制胜。

最终形成了“老牌一线依旧强势,新一线上升明显”的局势。《观察》调研的毕业生租房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观察》数据显示,在全国9个重点城市中,有近80%的毕业生选择留在高校所在城市,且每个城市的比例逐年递增。

 

其中,有三个情况值得单独一看:

上海三年“留沪率”超80%,北京在77%,两大一线城市对毕业生具有持续稳定的吸引力;新一线城市里,成都同样实现三年“留蓉率”超80%,而后起之秀武汉作为集齐高校资源丰富和新兴产业发展较快两大特点的城市,也完美诠释了新一线城市稳步提升的人才吸引力——三年来,毕业生留汉比例三年提升了10%;从比例数据来看,广州虽然居留率较低,但是广州市在校高校生数量超过150万,位居全国第一,因此从绝对规模而言,其吸引到的毕业生人才并不在少数。

人才落地最后一公里,良好居住体验助力毕业生留下

人才政策、经济潜力是毕业生选择城市的主要背景,是否能顺利且符合预期的在城市安家也是影响毕业生择城的重点。最近几年,长租机构等居住方式的出现和普及,以及持续推出的租房优惠政策,也让毕业生品质安居有了底气。

近年来,长租机构均为毕业生提供了较大力度的租房优惠,降低毕业生压力。以自如为例,其推出的“海燕计划”提供房租月付、免付押金的优惠。假设房源月租金3000元,在常规“押一付三+中介费”的模式下,毕业生在入住前需要支付1万5千元,而在“海燕计划”中,则仅需缴纳3000元首月房租即可入住。“首付”压力显著降低。

再者,毕业旺季中,长租机构的租金更加平稳。据克而瑞租售数据显示,今年和去年4月-5月上海个人房源租金环比上涨分别达9%、10%。相比之下,长租机构租金波动平稳。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自如全国租金水平保持整体平稳的状态,环比波动幅度均在2%范围内。此外,数据显示,三年来“海燕计划”签约价格波动在±2%之间,价格较为稳定,这对于毕业生们来说非常友好。

因此,在今年就业趋势较为严峻的背景下,自如等长租机构比较受毕业生青睐。那么,毕业生们会更倾向哪类居住条件呢?不妨先来看几组数据。

《观察》统计了全国9个城市毕业生签约最多的10个热门小区,其中上海与成都最为典型:上榜小区普遍位于传统意义上的城市周边地区,但是往往紧邻某个贯穿全城的地铁站或者是临近高新开发区;同时,小区普遍建成年代较近、规模较大、户型较多,更符合年轻人生活要求。

 

 

 

具体来看,毕业生在居住行为上,也展现了00后的新态度:

  1. 对于毕业生们来说,“手头紧VS想住好”的天然矛盾一直存在,因此,高性价比的合租方式成为最优选;
  2. 在目前住房租赁市场中的各类供给主体中,专业化的长租机构是为数不多能够提供“品质合租”的市场主体,其中自如十年来不断升级的“友家”系列更是成为了许多年轻人独立人生的“首套房”;
  3. 同样是合租房源,“房龄”更年轻、户型更合理,交通同样便利,租金却更有优势的“郊区房”,更容易受到毕业生们的青睐;

 

毕业生们在有限的预算下,能够在一二线城市住有所居,不难发现,由各城市住房租赁市场中的房东、企业、平台等各类主体构成租房供给侧,实质上承担着各地人才吸引、人才落地中“最后一公里”价值。而要量化并规模化复刻这最后一公里的品质体验,专业化长租机构与产业化的长租行业的力量不可或缺。

也许,并非是毕业生最终因为城市而选择了长租机构,而是因为长租机构而选择了城市。因此,长租机构也要主动适应这种变化,用新模式、新态度、新观念承担责任,与年轻人们携手成长。希望毕业生们都能够在理想的城市找到满意的住所,在自己的人生时区发光发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