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裁员千人,被自己的用户颠覆,掉队的巨人甲骨文做错了什么?

裁员千人,被自己的用户颠覆,掉队的巨人甲骨文做错了什么?

在世界软件市场上如果问有哪些巨头的话,那么微软和甲骨文必然会成为大家首先提到的名字,可以说甲骨文在数据库市场的地位堪比微软在操作系统上的垄断,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超级巨头,却在中国裁员900人,股票被股神巴菲特清仓,市值超过万亿人民币的世界软件巨头到底是怎么跌落神坛的?

一、甲骨文的陨落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确认,5月7日上午,甲骨文召开全员大会上正式确定了中国研发中心裁员调整一事。大会结束后,甲骨文中国立即开始对所涉员工进行一对一面谈。此次中国公司将裁减900名研发人员。裁员后,中国区研发中心的部分业务会被流转到其他地区,而CDC早在2018年底,就关闭了校园和社会两条招聘通道。

据澎湃新闻报道,一位被裁员工透露,“5月22号之前签解约合同,是N(工作年限)+6(个月薪酬)的赔偿,一个月后,即6月7号签是N+1,再往后就只有N了。”无论如何,20天的求职时间还是比较紧张。5月7日,有消息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整个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都要关闭,这是甲骨文美国总部的决定。甲骨文在中国的研发人员约1600人,在深圳、北京、上海、苏州、南京等地均有研发中心。

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甲骨文似乎是一个大家并不太熟悉的名字,但是这家创立于1977年的公司可是世界软件产业的绝对元老,甲骨文的江湖地位到底该怎么形容呢?这就是甲骨文的创始人埃里森是上个世纪90年代全美国仅次于比尔盖茨第二富有的人,在他的婚礼上,苹果之父乔布斯据传是他的婚礼摄影师。1988年甲骨文就已经是全世界第四大软件公司,2000年开始,甲骨文和IBM、微软在数据市场三足鼎立。直到2013年,它超越IBM,成为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巨头。

然而就是这个超级巨头,这个全世界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要仰其鼻息的数据库市场垄断者,却陷入了一种裁员求生的状态,实际上,这并不是甲骨文第一次大规模在中国区裁员,而本轮大规模裁员也并非仅限于中国研发中心。

早在2017年初,甲骨文中国北京研发中心就曾大面积裁员,被裁职位将转移回美国,当时就有传闻说整个北京研发团队都将被裁撤。根据启信宝的数据显示,甲骨文(中国)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的社保信息披露出其在中国有缴纳社保的正式员工3745人,此次的裁员人数将有可能超过其四分之一。而今年3月,有美国媒体爆出甲骨文大规模裁员,其中墨西哥有50人,新罕布什尔州有50人,印度100人,硅谷至少有100人。

可以说,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到甲骨文是在采用非常明显的裁员简政,从而力图求生的策略,只是巨头甲骨文到底是怎么跌落神坛的?

二、甲骨文为何会跌落神坛?

正如我们上文所说,甲骨文的问题似乎并不是今天一天所产生的,所以分析甲骨文的问题,我们可能要从根本上来说,这就是甲骨文的业务基础到底是什么?1977年,当时的世界计算机及软件巨头IBM提出了“关系数据库”的理念,根据这个理念埃里森设计出来了一个全新的数据库体系,而这个数据库就是大名鼎鼎的甲骨文。

由于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有对数据库的超大需求,所以在计算机与互联网所掀起的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之下,甲骨文可以说成为了这个时代最大的受益者,特别是进入了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全世界各国的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的互联网公司,让甲骨文赚的盆满钵满。由于在数据库领域绝对的权威,以及强大的销售能力和对市场定价权的掌控,甲骨文在2010年的时候抢到了超过一半以上的世界数据库市场份额,成为数据库领域的绝对寡头,通过垄断甲骨文可谓日进斗金,连股神巴菲特都对其青眼有加。

然而,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企业能够一招鲜吃遍天,甲骨文也同样如此,在全新的互联网科技时代下,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甲骨文的问题也就是这么产生的:

首先,云计算对数据库的降维打击。不得不说,在前互联网时代,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都不可能摆脱自己对数据库的依赖,所以数据库成为了甲骨文的印钞机,甲骨文躺在印钞机上可以说是大发其财。但是,进入了互联网2.0时代之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等对市场产生了根本的变革,特别是云计算,在云时代,互联网企业对于本地部署的需求不断减弱,越来越多的企业采用了SaaS(软件即应用)的逻辑,然而甲骨文却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2008年,甲骨文在亚洲最大的用户阿里巴巴喊出了去“IOE”的口号(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当时的甲骨文完全没有意识到阿里巴巴在说什么,然而十年时间,阿里巴巴已经彻底把自己的业务迁移到了云上,而甲骨文美国最大的用户亚马逊也宣布彻底放弃甲骨文数据库,而吊诡的是当年甲骨文的大客户几乎全部成为了他的掘墓人,亚马逊、微软、谷歌、IBM、阿里巴巴都用云计算彻底颠覆了甲骨文,这种降维打击让甲骨文似乎无处可躲。

其次,甲骨文巨人的转身困境。如果说IBM是会跳舞的大象的话,那么甲骨文就是那个不会转身的巨人,面对着世界上风起云涌的云计算市场,虽然甲骨文的创始人埃里森之前是对其嗤之以鼻,然而当面对席卷而来的强大竞争对手的时候,甲骨文还是选择了屈服。甲骨文开始了自己艰难的云化之路,尽管甲骨文已经将传统的数据库客户逐步转移到了自己的云上,但是甲骨文的云相比于已经逐渐成熟的公有云市场来说,还是太小太小。在基础云设施服务,比如IaaS、PaaS市场中,甲骨文所占份额仅2%。虽然,我们在前十位的云计算企业当中能够看到甲骨文,但是甲骨文与排名前几的亚马逊、微软、谷歌相比实在是差距甚远,甚至连自己的老用户阿里巴巴都比不上,可以说云端转型错过了最好时机的甲骨文,如同一个巨人身体太大,转型实在太过艰难。

第三,内部斗争的派系倾轧。如果说路径依赖让甲骨文错过了发展云计算业务的最好时机,体量过大让自己转身过于困难的话,那么甲骨文内部的管理问题似乎更加严重,根据公开媒体的报道显示,虽然甲骨文的总部在美国的加利福利亚,但是多年的发展让甲骨文形成了以西雅图为中心和以硅谷为中心的两派势力,这两派势力当中山头林立相互争权夺利,最近西雅图派最终在公司的派系斗争当中取得了胜利,从而引发了对硅谷派的清洗,此次甲骨文全球裁员基本上都是硅谷部分的人员,而中国则是受到甲骨文这波裁员的波及所引发的。

对外错过了发展的大好时机,对内业务转型困难重重,在管理上更是内部派系倾轧,这样的甲骨文也怪不得世界股神巴菲特在2018年第四季度清仓了其持有的所有21亿美元的甲骨文股票,成为了少数巴菲特彻底清仓的公司,可见股神对甲骨文的忧虑。这样的甲骨文到底能走向何方?在他面前的是向左走上诺基亚的道路,还是向右和IBM一样再续辉煌呢?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作者:上游财经专家顾问,财经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
首发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