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散户总有赚钱梦,却在股市普遍赚不到钱?

散户总有赚钱梦,却在股市普遍赚不到钱?

在中国股市,拥有着全世界最多的散户群体,在中国股市之中有大量的人带着资金而来,然后被套牢而去,这种来去之间的选择,凸显出太多的无奈和悲情,在股市二八规律的影响下,在股票七亏二平一赚的大趋势的带领下,大多数人都在股市铩羽而归。但是,马云不是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对于股市,有多少人希望在股市当中一夜暴富,有多少人希望股市能够变成自己的自动提款机。

瀚哥最近在《快钱游戏》中看到了太多中国散户的股市,看到了太多的爱恨情仇,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中国散户。

一、每一个中国散户都有一个牛散梦?

对于大多数的中国股民来说,来到股市真正是为了投资而来是绝对少数,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股市就像一个赌场,就是一个博大小的机会,通过自己的现有资金实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2015年的大牛市中,关于“要想富,满仓隔夜是条路“、”逆势死扛,再创辉煌“、”大牛市剑指两万五千点“等等口号,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散户前赴后继,进入了中国股市的这场超级轮盘赌里面。

但是实际上,就像《北京人在纽约》里面说的一样: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对于中国股民同样,在中国股市对于所有股民来说: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在中国的股市中,所有的牛散似乎都有着一些类似的特征:

一是价值投资不是没用而是不适用。相信对于中国的大多数人都耳熟能详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论,发现一只有潜力的股票并长期持有,从而实现盈利。巴菲特的确是使用这种方法成功致富,但是似乎所有人也都发现,在中国这样的市场之中,使用巴菲特的方法不是不行,但是只要用了巴菲特的办法,真正能够做到长线持有的人几乎没有,最终的结果就是一败涂地。所以,对于大多数牛散都会去寻找没被发现价值的股票,不是长期持有却是短线操作。

二是每个散户都是一个经济分析师。对于大多数在中国股市炒股的人来说,对于股票市场对于中国经济还多是懵懂无知的,很多时候听到消息就买,一有风吹草动就疯狂的卖出,从来缺乏一个自身的经济判断。然而,对于真正的牛散来说,未来需要的是明确的经济判断,牛散在投资中的角色既是操盘手,又是持有者,更是分析师,还是风险控制师,一个人从头到尾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只有当一个人拥有着洞悉市场的实力的时候,才能够真正在中国的股市中实现自身的盈利。

三是涨停敢死队关键在敢。由于中国股市的投机氛围特征,往往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最近监管部门揭露出一批涨停敢死队的事迹,从这些事迹中我们可以明确发现,很多时候就在于一个胆子,在于敢不敢。只要敢于在一个涨停板上高位接盘,连拉涨停板再及时出仓,就是这么简单的手法让很多人赚的盆满钵满。当然这只是中国股市牛散的一个侧面而已,虽然这种方法不是所有人都适用,但是只有胆量才是股市赚大钱的重要因素似乎也得到了大家的公认。

二、中国股市也在成为散户的收割机?

中国股市散户到底会不会成功?其实,每一个时代都有着几个真正的牛散出现,当年的杨百万,曾经的一个徐翔,近期的超级牛散徐留胜,这些都是牛散的代表,都曾经将股市变成了自己的自动提款机,通过股市实现财务自由的人不乏其数。

然而,在纵观《快钱游戏》研究的多位牛散之后,瀚哥很无奈的发现,一个属于散户的时代正在过去,在其中22位超级牛散的故事中,一半以上的牛散都有着一个叫做高频交易的幽灵,有着量化交易的影子,我们总能够在字里行间看到计算机策略这样的名字。而且很多时候,人在休息了电脑并不在休息。

瀚哥之后会有文章,专门论述过美国的股市如何通过机构投资者和量化交易将散户赶尽杀绝的,现在虽然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时候,但是针对散户的大网已经打开了,量化交易的幽灵已经开始显现出来,正在成为大多数所谓牛散背后的真正操纵者。

什么是量化交易?简单点说,就是利用计算机金融数学模型替代投资者主观的判断,利用计算机技术从庞大的历史数据中筛选出能够带来超额收益的多种“大概率”事件以制定投资策略,极大地减少了投资者的情绪波动影响,避免在市场极度狂热或者极度悲观的情况下作出非理性的投资决策。

由计算机取代人脑,由模型替代交易员,让程序化交易自动决定交易的策略和措施,而人的作用仅仅是修正交易策略就好了,这个时候原先股市中机构和散户的平等博弈正在变成有血有肉的人和计算机的超级博弈,正如同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柯洁一样,散户正站在和机构完全不平等的平台上,任何一个散户都不可能和机构一样拥有超级的计算机系统,有着专线的计算机网络,有着成百上千人的团队不断设计完善着金融的模型,以后的股票市场大家竞争的不再是你的战术有多牛,你对市场的感悟有多深,而是谁的计算机更好?谁的算法更先进?谁的网速更快?谁的模型更完善?

当这样的时代已经到来的时候,散户似乎正在成为历史,因为当牛散都开始成立自己的量化投资团队,当机构投资者越来越依赖于程序而不是个人的时候,这个散户的时代似乎已经要过去了,中国股市正在无可避免的成为散户的收割机,当这一轮韭菜割完之后,也许又是一个散户时代的终结吧。

作者:江瀚,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兼任《理财》杂志、《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