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互联网造富时代,OPPO等厂妹机是如何逆袭的?

互联网造富时代,OPPO等厂妹机是如何逆袭的?

文/江瀚

图/来自网络

日前,据Strategy Analytics公布世界手机销售数据出台,根据数据显示,三星以3.5亿台的总销量位列全球首位,霸主苹果也毫不例外的以2.1亿台的销量位居第二,第三虽然是华为,但是第四和第六却完全有些让人出乎意料,因为全球销量第四的手机竟然是OPPO,而全球第六的手机不是大家想的小米而是VIVO,甚至有读者给瀚哥指出,鉴于OPPO与VIVO同是步步高系的产品,如果以步步高系的合并计算,全球销量第三的手机应该是步步高系所有,当然这种计算方式是不是合理还是值得商榷的,但是OPPO和VIVO作为异军突起的黑马早就把小米、魅族、中兴等国产手机老牌厂商狠狠地扔到了后面。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曾经一度被黑为厂妹手机的OPPO与VIVO是如何实现惊天大逆转的?

一、段永平和他的手机传奇

说到OPPO和VIVO就不得不提曾经的中国家电业一哥:段永平,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段永平,和当年的大多数大学生一样,参加了老三届的高考,考上了浙江大学的无线电系,毕业之后他南下到了广东,在中山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日华电子厂任厂长,面对着工厂经营困难、资不抵债的困局,段永平一眼就瞄准了当时方兴未艾的游戏机产业,一代游戏机的传奇就此诞生,日化电子厂改名为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小霸王学习机成为了九十年代所有孩子心目中无与伦比的东西。

但是,由于想让小霸王进行国有企业改革失败,段永平迫不得已离开当时已经资产过十亿的小霸王在东莞创办了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步步高无绳电话、步步高复读机、步步高VCD在不同的领域影响着那个时代中国人的生活。

1999年,步步高集团开始进行分拆改革,步步高手机公司掌门人沈炜负责通讯业务;黄一禾负责教育电子业务;陈明永负责视听业务。2001年,即将隐退幕后的段永平干了两件大事,一个是在美国互联网泡沫的最低谷以一美元一股的价格大量购买了网易的股票,另一个则是领导步步高旗下三大公司斥资三千万元成立了OPPO品牌,OPPO和步步高手机成为了原先步步高旗下的两大手机品牌。2011年步步高手机推出了自己的新品牌VIVO,至此,OPPO和VIVO正式形成。

经过多年的股份调整,仅仅从股份结构上来说,OPPO和VIVO都已经自立门户,不能说是步步高集团下属的企业,但是从个人持股来说,步步高的灵魂段永平却是始终存在在这几家手机巨头之中,无论是投资网易,还是成立OPPO、VIVO,段永平的投资精准可谓是天下无双。当年的家电巨鳄,现在的手机传奇,可以说段永平已经是连续创业者中典范的典范,虽然现在已经退居幕后,但是其传奇依然不减。

我们这个时候再来看看,OPPO和VIVO的商业模式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和当年的小霸王、步步高是不是一脉相承呢?所以,说OPPO和VIVO的胜利就不能不提段永平和他所形成的小霸王-步步高商业模式。

二、OPPO与VIVO式的成功是如何产生的?

说到世界现在闻名的手机厂商,相信只要是了解一些互联网的人都是如数家珍,苹果携乔布斯之威席卷世界,通过天才般的创造重新定义了什么是智能手机,苹果之前只能称之为手机,苹果之后直板、大显示屏、触屏显示这才成为智能手机的标配。而三星集团,作为安卓手机的真正霸主,它的产业体系十分完善,机海战术举世无双,所以才能成为和苹果叫板的巨头。华为凭借自我创新起家,依靠技术研发和狼性战术一往无前。小米则是应用互联网思维,风口飞猪,用发烧颠覆了中国所有硬件产业的认知。

那么,谁能告诉我?OPPO和VIVO是怎么成功的?在之前他们几乎是名不见经传,在之后却是异军突起,上面的四大手机厂商都能总结出一些所以然来,而OPPO和VIVO似乎是什么都没有?他们的成功就像他们的崛起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瀚哥认为,虽然这两家手机厂商显得那么神秘,既没有三星的超级帝国,也没有乔布斯、雷军这样的顶尖名人,但是追本溯源我们就能够看到一些东西,瀚哥尤其赞赏从历史的眼光看问题,从进化的视角审视世界,OPPO和VIVO虽然不能从手机上找到东西,但是却能从其起源的基因上找到答案。

在瀚哥看来,他们的成功和当年的小霸王、步步高几乎是一脉相承,无论是企业基因还是发展方式都是如此之像。

一是人海为王,地推无敌。相信大家都还记得大名鼎鼎的小霸王学习机,那种席卷天下的势头,到哪都是铺天盖地的广告,几乎所有家电卖场都是最显眼的位置,甚至乡镇都有其销售点,同样,把小霸王换成OPPO和VIVO似乎一切都是那么一致,在几乎所有的传统商场都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的专卖店比当年的小霸王还多,据统计仅仅OPPO的专卖店就达到了32万家之多,其雇佣的销售人员多达15万人,VIVO的数字与其也是不相伯仲,这种人海战术几乎就是当年的翻版。

二是产销一体,渠道联盟。早在1990年,娃哈哈就开始采用所谓的产销联盟机制,通过与渠道商构建稳固的长期联盟体系,建立了长期以来的资本合作关系,从而拉着渠道商和自己去冲达天下,这一点当年的步步高玩的是炉火纯青。作为继承了步步高衣钵的OPPO和VIVO同样如此,在小米、华为主攻互联网渠道,标榜自己用电商轻成本模式降低利润的时候,OPPO和VIVO却是反其道而行之,用并不顶尖的硬件,硬是卖出了顶尖的价格,在这一点上其无处不在的产销联盟,四处加盟的打群架模式可谓是居功至伟。

三是标王仍在,广告优先。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应该再明细到1991年6月,小霸王的央视广告让其一炮成名,在步步高时代,步步高更是1999年、2000年两次夺得央视标王,可以说步步高系产品的特点就是用广告宣传,直接砸出品牌影响力,这个特点在OPPO和VIVO身上可谓是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两家厂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有声名显赫的节目或者赛事都会有其身影,不仅是央视,各大卫视,各种小鲜肉明星都疯狂地进行广告投入,通过一次次的广告营销不仅吸引了消费者的眼球,更形成了品牌势能,让不了解手机市场的人都知道OPPO和VIVO,但是小米和华为则在普通民众中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

瀚哥认为,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OPPO和VIVO的成功招数其实并不新鲜。其所谓的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也不过是市场上早就成熟的快充技术的一种应用而已。

三、后互联网时代到底谁才是赢家?

瀚哥认为,前互联网时代谁有科技创新谁就是赢家,所以苹果异军突起,所以三星凭借自己的技术优势机海为王,但是其实从小米崛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这就是一家手机厂商可能没有自己的核心硬件,但是凭借着所谓的攒机都能成功。可以说,从小米的崛起开始,手机产业就已经进入了一个转折点。

而现在后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临,从2011年之后开始,即使是苹果也没能在手机上实现什么突破式的创新,就如同当年的电脑一样,从面板、CPU、GPU到电池,从Windows系统到安卓系统,这些大的创新推动了产业的变革,然而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大爆发之后,所有的模块都开始进入了一种递进式缓慢更新的状态,最有名的就是英特尔的处理器,这么多年来4代的I7和六代的I7差距并不大。同样在手机领域,iPhone5到iPhone7除了屏幕更大之外,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出现。

当技术进入到缓慢递进式增长的时候,中国企业的优势就已经出来了,我们可能不是创新科技最强的企业,但是我们是二次创新和模仿最牛的企业,你们高科技公司光有科技却没有渠道,但是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像小霸王-步步高这样的企业系,早就是浸淫了中国渠道战二三十年的战场老手。当科技红利不再那么明显的时候,渠道为王就显得那么力量十足。

诚然一二线大城市,苹果、三星、小米、华为都有其优势,但是到了二级地市,县域市场,乃至农村市场,这些高科技品牌的渠道触达能力就显得严重不足了,然而中国的大量人口依然是存在在这些并不特别发达的地区,经济发展带来的购买力提升却已经完成了,面对着如此大的空白市场,OPPO和VIVO的成功则正如当年我们“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一样实现了从农村到城市的逆袭。

现在互联网虽然盛行一时,但是老玩法一样有其生命力,OPPO和VIVO的成功其实也能给所有人一个启示,真正放低身段做最贴近消费者的市场,是不是也能够和做高大上的互联网商业一样成功呢?

作者:今日头条签约作家,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金融研究员、经济观察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理财》杂志、《中国经营报》、《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