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性别为何成为女性的职场原罪?

性别为何成为女性的职场原罪?

随着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十三五规划,被写进规划的“全面二孩”政策,不仅对于中国的人口结构产生了大的影响,在其他领域尤其是求职领域正在产生着巨大的变化。记得政策出台的当天晚上,瀚哥就曾和自己的好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全面二孩”政策表面上是一个人口的选择,但另一方面将会成为一种就业趋势,对于大多数的女生而言,这将会成为一个大的利空。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本来只是一个对于未来环境的预判,如今却成了一个无情并且残酷的事实。

一、女性就业已经成为深刻问题

最近在网上流传着一个经典的段子,这个段子就是:

2015年1月8日,新员工入职,找了一个90后小美女,感觉赞赞的。3月1日,参加小美女的婚礼,作为老板,报个2000是起步价。2015年5月28日,接到小美女的邮件,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医生建议静养,作为老板,含泪发了祝福。2016年3月17日,小美女产假结束,终于回公司了,第一件事就是发了满月酒请帖,作为老板,在包个1000吧。8月31日,小美女在群里发个红包告诉大家她怀了2胎,要继续在家养胎,作为老板,飙泪发了祝福。2017年3月,接到小美女的邮件,说老公的事业成功,准备辞职回家,做全职妈妈,感谢2年多来的关心,在这家公司学到了很多。时光回到2015年1月8日,他作为老板,感觉自己招了个假员工

这个段子,在我们一笑了之的同时,却也暴露出一个严重的现实问题,这就是女性找工作变得越来越难了。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著名的新闻发言人傅莹就直接表示:女性就业歧视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暴露的一些新问题中,显得比较突出。

从历史上来看,我们看到的是新中国成立开始,女性在国家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就在稳步提升,多年的经济发展让在某种程度上女性能顶半边天的说法一度风行,所以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女性在求职市场上虽然明里暗里还是有些歧视,但是歧视并不严重,然而随着大学扩招的开始,越来越多的求职者涌入了求职市场,大学生由当年的天之骄子,变成了现在的就业难,这个时候当市场供大于求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认识到,录用女性往往比男性有着更多的风险,原因很简单,因为女性从生理上来说与男性有着天然的差异化,无论是怀孕期、哺乳期甚至养育期,都将会耗费其大量的精力,这样也就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女性可能难以向男性一样将更多的时间精力用于工作上。

当然这个问题在大家都是只生育一个孩子的时代,矛盾尚不明显,很多用人单位的领导考虑的就是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情,忍忍就好了,虽然已经有了一些苗头,但是这个苗头尚不明显,但是当“全面二孩”的政策出台之后,就变得越发不可收拾。所以很多企业都选择,我宁愿只要男性,都不愿意去要一个能力实力都强很多的女性,虽然不能在招聘简介上明说,但是实际录用完全可以这么录用嘛,所以女性就业问题开始变得日益严重。

二、被标签化的职场女性困局

现在整个职场对于女性的歧视都在日益加大,不仅是求职更是职场,在现实中,“开放二孩”已经开始对职场女性产生了大的影响。一个标签化的倾向正在形成,瀚哥最近和很多做HR的朋友去交流,尽管他们自己不少人本身就是女性,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和坦诚说,女性已经在求职上面越来越不受待见了。

瀚哥的一个朋友对瀚哥说,过去企业招人的潜规则就是对于已经在婚育年龄段的女性比较害怕,对于已婚已育的相对来说则比较好找工作了,现在“二孩”开放之后,女性不仅可以生一个了还可以生两个,即使是已婚已育的人,企业还是不得不考虑到企业在招聘女职工上可能会产生的再次怀孕,休产假带来的用工成本。那对于尚未结婚的女性则更加不利了,因为你尚未结婚,那么久意味着你有可能入职之后3-4年之内都无法为公司正常工作,但公司根据法律又不能辞退员工,还要给你正常发工资,这样下来只要是用人单位都会觉得心有余悸。

因此,女性在职场上开始有了一种被标签化的趋势,这个趋势就是:女性还没生孩子没结婚,那么她们在HR和老板的心目中就已经被打上了“要请婚假、生两个孩子产假的超级定时炸弹”的标签。好不容易已经生了一个孩子,在职场上又会被HR和老板打上“这是个随时会生二孩的定式炸弹”的标签。终于结了婚也生了两个孩子了,女性在职场上的标签就会变成“要抚养两个小孩,完全没精力工作”的标签。

最终的结果就是只要是女性,在职场都会变得很艰难,企业会更倾向于去雇佣没有生育负担的男性员工,女性的职场困局已经形成:原先女性就要负担着人类繁衍生存的天然使命,但这种使命又让女性成为了职场上的弱势群体。但是,我们的社会保障又没有能力去提供资源支撑女性回到家庭,从而导致了女性进入职场进也无门,退也不是的境地。此外,再加上孩子的教育、医疗、住房等等抚养成本,从而让生二孩的意愿也会逐渐降低。

根据《法制日报》的报道,在记者调查的北京、上海等地的职场人士中,“全面二孩”出台之后,女性跳槽的待遇水平开始呈现出下降的趋势,并且形成了明显的断点,这就是之前跳槽的女性待遇水平还是有着上升的可能的,但是跳槽之后的女性待遇水平开始下滑。不少公司已经在内部制定了这样的标准:一般未婚女性不招,一般只生了一个孩子的女性慎重考虑,一般生了二孩的女性才可以考虑。不得不说,女性的职场困局已经形成。

三、女性职场困局只是企业的错吗?

诚然,从就业的角度来说,女性的就业性别歧视已经形成,职场性别差异已经产生,但是这个锅一定要让企业来背吗?

就像我们在第一部分说的那样,企业碰到这种入职三个月发婚礼请柬,再过两个月就已经怀孕,产假不久之后孩子周岁,入职三年不到怀了二胎,这种同事不断给红包,但是公司却始终见不到人的情况,如果是用人单位的领导相信谁碰到谁都心里发憷,害怕不已吧。

并且,对于企业的人力部门的HR来说,这件事同样让人纠结,虽然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不允许歧视女性,虽然从心理的角度来说很多时间HR自己也是女性,但是业务部门哪个部门都是缺人的状态,哪个部门也都不养闲人,面对着怀孕、休产假、生孩子导致的人手不足,成本上升,业务部门自己也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此外,瀚哥的一个HR朋友也帮瀚哥算了一笔账:假设一个刚刚成家的新婚家庭,准备要孩子的话,那么第一个孩子从怀孕到生产大概要一年多的时间,之后可能两三年之内,又有可能生第二个孩子,如果把女性怀孕、生产、哺乳的时间全部算上,那么至少一个女性可能会有3年左右的时间无法将精力投入工作,但是企业支付给女性的薪酬则是这个岗位的全部薪水,但是员工的精力保证却无法做到,这个成本企业也都有些害怕,毕竟企业不是福利机构,盈利才是企业最大的目的性。

此外,从招人的角度来说,招到的人如果没有办法给公司带来收益,招人的HR也是要承担风险的,相比于男性的风险等级较低,女性除非有绝对压倒性优势,否则一般的HR自己也不愿意去承担这样的风险。

瀚哥认为,因为性别产生的问题,既不是女性自身的问题,也不能全是企业的问题,而是我们的社会保障能否跟上的问题,多年“一孩政策”伴随着改革开放,已经形成了中国的用工市场结构,但是“全面二孩”的出现完全打破了市场的平衡,如何能够真正保障女性的职业利益,这需要相当大力度的社会保障才能够有所改变的。

作者:财经专栏作家,经济观察员,财经评论员。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