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农民工时代的终结,2017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难吗?

农民工时代的终结,2017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难吗?

曾几何时,中国是一个无可争议的农民工大国,早在很多年前,瀚哥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就在一直研究着农民工的问题,作为中国身份地位最为特殊的一群人,农民工代表着中国一个时代的辉煌。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刚刚开启国门的中国可谓是一穷二白,要资本没资本,要技术没技术,那中国有什么?中国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资源就是人口,作为世界第一的人口大国,中国的天量资本就是人力资本。因此,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招商引资的优势基本上就是两个,第一个是巨大的尚未开发的市场,可能存在的巨大的消费潜能;第二个就是具有着庞大廉价劳动力的人口潜能。很多外资企业就看准了中国人口的优势,开始将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国来,东部沿海地区凭借地利优势,成为了最先富起来的地区。

截至2016年,国家统计局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农民工总量为2.77亿人,比上年增长352万人,同比增长1.3%,已经连续五年持续回落。而在新春伊始的2017年,几场各地的招聘会都显示,今年的用工难可能会比往年更甚,在数据统计中青壮年农民工的比例开始大幅下降,农民工的平均年龄已经到了38.6岁,意味着大量的农民工年龄都在35岁以上,属于中年甚至中老年农民工。

当中年人的面孔逐渐变多的时候,很多媒体都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农民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一、农民工铸就的中国奇迹

在前言,瀚哥就说过,因为中国人口众多,并且大多数人口都生活在农村地区,因此,这些农村人口就成为了中国发展的第一发动机,即人口红利。低廉的劳动力价格,让全世界大量的企业趋之若鹜,中国土地便宜,劳动力价格低,简直是发展劳动密集制造业的乐土,所以无论是近的港澳台,日本,韩国,还是远的美国,欧洲,大量的工业不顾一切的向中国迁移。而中国人吃苦耐劳的个性,也让大量的国际企业感到惊讶,因为雇佣一个中国工人可以完全不用顾忌工会的感受,这样的好事在全世界都是少之又少。

所以,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中国以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供给成为了世界的工厂,“made in China”作为一个词汇已经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代名词,记得曾经英美人士做过一个实验,如果一年不买中国制造的东西,那一年意味着生活品质的极度下降,生活成本的疯狂上升,最终让人痛苦万分,所以得出结论没有中国制造根本不行。这既是中国人的骄傲,同样背后又有着多少中国人的辛酸,因为为了这个世界工厂的美名,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农民工们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用自己的血汗铸就了中国经济的辉煌。

英国《金融时报》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30多年间,由于农民工从农村向城市的移动与务工,农民工创造出了250座超过2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这在世界经济的发展史上都可谓是一个奇迹。然而,农民工的过度使用也导致了中国经济的问题,这就是经济结构的低端化,熟悉经济学的人都知道,在经济学上劳动和技术是可以相互替代的,既然劳动力成本这么低,那么企业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去研发高端科技,只要多雇佣一点人不就好了。然而这种思维,最终导致了中国的企业都是处于微笑曲线的底端,一个产业真正赚钱的设计、研发、销售都不在中国,仅仅是最为低收入的组装、生产在中国,中国的企业只能赚辛苦钱而已。

举例来说,富士康生产一部iPhone手机,里面的大部分元器件都来自于国外,只有组装放在中国,而售价高达数千元的苹果手机,真正由中国人赚到的钱不过是十几美元而已。正所谓成也农民工,败也农民工。

二、农民工代际发展所导致的终结

既然中国的产业附加值这么低,技术含量更是低的吓人,那企业早就盯着劳动力更便宜的地方了,不仅中国的曹德旺跑到了国外,日资企业疯狂撤离,连一直由中国代工的阿迪、耐克也都开始由东南亚生产了,很多人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那我们从劳动力的角度来看看,为什么劳动力变贵了。瀚哥很多年前就在我的论文里面写过,中国的农民工有着三代显著的阶段性划分。

第一代农民工,是离土不离乡的农民工。他们就像是候鸟一样,本质还是农民,从事着农业的生产,但是农业的生产具有着明显的周期性特征。农忙的时候异常辛苦,农闲的时候却没什么事做,于是在农闲期间,农民就离开自己的故乡进入城市,进入企业开始打工,这些人像大雁一样四处迁徙,等到了农忙的时节又回到了农村,回到了土地上。

第二代农民工,是离乡又离土的农民工,瀚哥把他们定义为老一代农民工,他们往往是在城市工作,但是妻子儿女都在农村,即使夫妻双方都在打工,把子女带在身边,也都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即赚钱是为了养家,所以他们很多人任劳任怨,省吃俭用,有点钱就往家里面寄,为的目的往往就是让家人吃的好一点,穿的暖一点,稍微有点积蓄盖个小楼,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荣耀。

第三代农民工,瀚哥称之为新生代农民工。他们以90后,乃至现在可能存在的00后农民工为核心,他们可能从小就已经不在农村生活,早就接触了互联网,拥有着与父辈完全不相同的思维方式,打工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生活的方式,而不是一种养家糊口的责任,这也就导致了他们可能完全不像他们的祖辈一样,什么苦活累活都去做,而是有了自己的思想。

看完了这三代农民工之后,大家就会发现,第一代农民现在已经进入暮年,他们可能已经退休养老了,自然很难在市场上见到他们的身影。第二代农民工正是我们前面说的中年,甚至中老年人们,他们是现在农民工中的主力,而第三代农民工呢?他们很多人可能已经放弃了这种既不体面,又很辛苦的生活方式,去寻找新的生活了。

农民工的断代,以及劳动力数量的减少才是现在所谓农民工时代终结的根本原因。

三、农民工时代终结了,我们是不是再也买不到便宜东西了呢?

近一段时间来,我们看到了太多耸人听闻的新闻,说大量的企业撤出了中国,还有着用工荒,是不是因此便宜的商品就会消失了呢?我们低成本生活的时代就此过去了?

瀚哥看来非也!的确,无论是统计数据还是新闻报道,未来农民工这一群体可能会减少,甚至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可能会搬出中国,这些都是一些在所难免的事情。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在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过程中,大量的企业也终于意识到了一味用低廉的成本雇佣工人,而不去提升技术水平已经难以为继了,大量的企业加快了转型的步伐,富士康等著名的农民工工厂都开始使用机器人去替代人力,而新生代农民工则代表的是更高的知识及文化水平,从而与这种企业的发展所相适应,所以农民工时代结束了,对中国经济来说,可能是短时间里的阵痛,长期却有着好处。

此外,中国人的需求也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在改革开放之初,我们的生活水平是物质资料的极度匮乏,再加上贫穷,所以我们只愿意去买低价的商品,但是现状却是很多领域我们是产能过剩,大而化之的批量制造的东西已经难以勾起我们购买的欲望,打击需要的是更加特别,更加有个性的商品,所以消费的层次也在提升了。

两个原因的双重作用,意味着我们在忍受转型阵痛的同时,却有着希望,一个不断升级的中国远比一个永远低水平的世界工厂更有生命力。

作者:今日头条签约作家,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金融研究员、经济观察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理财》杂志、《中国经营报》、《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简书签约作者,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