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瀚 > 所有人的饭碗都会被抢走,你准备好随时失业了吗?

所有人的饭碗都会被抢走,你准备好随时失业了吗?

最近,一则新闻引爆了金融界的朋友圈,向来以福利待遇著称的平安银行开始了新的一轮限薪潮,停发三季度奖金,甚至有传言,平安将会裁掉事业部、分行大裁员、部门大合并,高层、中层、普通员工分别降薪30%、20%、10%,再结合今年来各大银行、金融机构的裁员风潮,一个裁员的时代似乎正在来临了。这让笔者不禁想到今年上半年新华网的一份报告,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超过500万人面临失业。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以一系列科技进步为代表,比如移动互联网和云技术、大数据、新能源、机器人及人工智能技术。而终将被淘汰的正是现在所谓的白领阶层,根据联合国11月8日发布的《机器人与发展中国家工业化》报告,最近几年内将会有近7成的制造业岗位消失,机器人将会替代几乎所有低技能工人。

一个问题极有可能出现,这就是我们会不会都将失业呢?这个细思恐极的问题,即使我们不愿意面对,但是未来已来,你别无选择。

即将被终结的雇佣时代

笔者在去年描绘共享经济的时候远没有想到,共享经济来的会那么快,而作为普通工作者的我们将会直接面对这种冲击。与所谓大家因为某家公司的不景气所带来的摩擦性失业,或者因为经济不景气所带来的周期性失业相比,这次的失业可能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因为最让大家不想见到的结构性失业可能正在来临。

回顾人类的发展历史,我们用2000年的时间发展了将自己从原始时代进入了农业时代,当瓦特改良的蒸汽机响起轰鸣的时候,我们用了几乎一百多年的时间把农民转变成工人,并且随着城镇化的进程加速这个趋势仿佛还在继续,但是变革往往从内部产生,而这次产生的就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将会不再需要那么多雇员,也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工人,我们的生活正在发生重大的变革

正如著名管理学家约翰·布德罗在其专著《未来的工作》一书中反复强调着:现在的失业浪潮是一种超越职场的趋势,这个趋势来源于技术,更来源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变化,当新技术出现的时候我们的职业早就不是当年的样子了。这是因为在互联网乃至移动互联的大潮下,全职员工开始变得没有那么重要,越来越多的工作将会由兼职的人员来胜任,而对于企业而言,只要把多余的全职员工开除掉,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成本的节约了。

随着互联网的出现,我们早就习惯了在上班的路上接个滴滴顺风车赚点外快,也经常看到有个人帮助企业去兼职送点外卖或者快件,这些都是所谓共享经济的东西,今天我们是在共享自己多余的东西,但是明天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却有可能被这种共享所颠覆。

相信很多的上班族早就对打卡上下班的生活厌烦不已,无论是朝九晚五还是996工作制,其实都是在不断地消磨人的创造力和积极性,于是当滴滴打车、优步、Airbnb等等所谓共享经济软件出现的时候,大家可以说是想都不想就已经适应了他们,送外卖、上门美甲、上门搬家这些小事都只不过是开始,现在越来越多的编辑离开了编辑部大楼,司机离开了出租车公司,会计、律师离开了自己的事务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独立地服务某个人或某个机构,这个时候我们早就习惯的雇佣时代已经开始被终结了。

U盘式工作将会成为未来

随着我们进入互联网时代,共享经济给我们开了一扇窗户,从这个窗户中我们可看到了一种另类的工作方式,我们像机器一样整齐划一的工作模式正在被这个新工作方式撕开一角。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工作重心由自身的员工转移到由外包公司、合作伙伴、自由工作者组成为的服务网络。而这个网络正在由大量的自由工作者来组成,所谓的劳资关系早就开始断裂,项目越来越扁平化,自由职业者变得越来越多,企业也很乐得将支付的报酬与实际的结果挂钩。

也许我们很多人还都在沉湎于做一个企业的雇员,因为当你是一个机器的零件的时候,你可能会享受着稳定而有些慵懒的生活。但是,正如本文引言中提到的,无论是我们认为金饭碗的银行,还是白领集中的企业,亦或多少万工人的工厂,都在被拆分,在变相裁员,那么这个由众多人组成的大机器已经在被拆分了,放在我们面前的要么是失业,要么是习惯U盘式的自由工作。

对个人而言,找个全职工作就可以一劳永逸的时代正在过去,虽然全职的工作还是会存在,但是可能全职的机会将会比现在少很多,自由的工作将会成为一种趋势,这就要求我们每个人必须转变自己的思维方式,以终身学习和技能开发为目标,从而确保自己能有着在市场上的长期竞争能力。从财务的角度来说,自由工作将会带来大量的不确定性,将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一是工作时薪的降低。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岗位,自由工作意味着收入的不确定,当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或者被动加入自由工作的状态中的时候,竞争的加剧将会让自由工作者的薪酬变得更加没有竞争力,如何提升能力,如何让自己值钱就会变得异常重要。

二是工作量的不足。对很多自由工作者来说,时薪恐怕还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无法获取足够的工作可能更危险。因为上面说的竞争加剧,竞赛式的模式会形成显著的两极分化,有些人赚的盆满钵满,有些人却陷入无工作可做的危局。

三是收入的危机。即使自由工作者干得不错,下一周可能一分钱收入没有的情况依然会发生,休闲和度假将会变得很艰难,所有人必须要随时准备迎接可能到来的工作。谁也不能保证你每个星期或者每个月都有着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你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这就是生活将会无情的打击你,你需要不断地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要适应可能出现的工作淡季和旺季,不断地去努力适应环境和寻找新的工作。与此同时,自由工作者必须要适应收入不稳定这一现实,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法则将会影响我们始终,想要过上体面的生活可能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

不得不说,自由工作这几个字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温情脉脉,U盘式的工作并不代表着你可以真正实现说走就走的旅行,很多人将自由工作想象成为个性的解放,可以自我支配时间,选择自己钟情的服务和消费者,人们之间开始独立、互需,这将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人格平等,但是做到这些的代价将会超过你的想象。

尽管如此,但未来已来,与其做鸵鸟一样去等待他的来临,不如不断地提升自己,直面这可能的生活吧。

作者:金融研究员、经济观察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理财》杂志、《中国经营报》、《金融界》、《和讯》、《LinkedIn》专栏作家,简书签约作者,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21世纪经济报道、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

作者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jianghanview)

推荐 6